徐園園
  這一天,許愛萍、王芳等人一臉愁雲地來到江蘇省淮安市清河區檢察院民行科。剛見到檢察官,委屈的淚水就不禁奪眶而出,她們哽咽地說道:“檢察官同志,幫幫我們吧,那可都是我們的血汗錢!李新他早就下崗了,怎麼可能借出830萬元。”科長宦莉莉見狀,趕緊將許愛萍、王芳等人請進辦公室,遞上熱茶,細細聽取她們的訴求。
  事情還得從兩年前說起,當時馬娟、陳洪夫妻倆欠下了許愛萍、王芳等人幾筆巨款。沒過多久,兩人就辦理了離婚手續。馬娟找到許愛萍等人重新寫一份借條,債務由馬娟一人承擔,許愛萍等人只得同意。
  不料,寫完借條後,馬娟居然“失蹤”了。債主們遍尋不著,只好將馬娟告上法庭。法院經依法審理,判決由馬娟歸還全部債務,許愛萍等人也向法院提出了執行申請。
  就在法官準備執行生效判決時,蹊蹺的事情卻發生了。法院一窩蜂來了許多人,他們都自稱是馬娟和陳洪的債權人,多人還拿著法院的民事調解書,紛紛要求分配馬娟、陳洪名下財產,並對王芳等人提出的執行申請提出異議。因為對方手中持有具有法律效力的民事調解書,法院不得不中止了許愛萍等人借貸案件的執行。
  聽到這裡,宦莉莉隱約覺得案件有很多疑點,調解書到底從何而來?借貸關係又是否真的存在?憑著多年的民行工作經驗,宦莉莉認為這其中很可能存在虛假訴訟,她決定對此案進行審查。
  出於職業的敏感,宦莉莉擴大了調查範圍,調取了轄區法院涉及馬娟夫婦的二十餘件借貸糾紛的全部民事卷宗,卻發現陳洪曾向姐夫李新借過600萬元巨款。2012年,陳洪拿著與李新簽訂的借款合同,將其名下的房產抵押給李新,並辦理了抵押權登記。而李新卻是一名下崗工人,怎麼能拿得出這麼多錢呢?看來,這其中一定暗藏玄機。
  據調查,李新是陳洪的姐夫,早已下崗多年,並且身患多種疾病。自2007年起,李新就開始領取低保補助金,這也是他的主要生活來源。這樣一個靠低保生活的下崗工人,連自己的生活都只能是勉強維持,居然向陳洪出借了600萬元巨款,這明顯不符合他的收入水平。查明上述事實後,宦莉莉認為李新和陳洪夫妻倆之間很可能存在惡意串通虛構債權債務的行為。於是,她依法對李新進行了詢問,不出所料,李新支支吾吾根本說不出出藉資金的來源。
  在進一步審查中,宦莉莉又發現馬娟在另一起案件中曾伙同李新,偽造了另一張230萬元的虛假欠條及多份虛假房屋租賃合同,在其他債權人申請執行時提出執行異議,阻礙法院執行活動。許愛萍等人的這起案件,只不過是馬娟等人精心策劃的又一場“大戲”。
  找到了突破口,宦莉莉決定繼續深挖。沒過多久,另外兩起虛假訴訟案件也最終水落石出。
  檢察機關查明,馬娟曾與自己的姐姐馬紅惡意串通,以馬紅兒子王虎的名義,偽造160餘萬元的欠條。2012年8月,馬紅持上述借條和欠條,以王虎的名義起訴馬娟,最終與馬娟達成“調解協議”。
  2012年9月,馬娟又找來王虎的岳母劉雲故技重施,由陳洪向劉雲出具了180餘萬元的虛假借條。劉雲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陳洪償還借款本息共計200餘萬元,雙方在法官主持下,達成了虛假調解協議,法院先後作出民事調解書對這兩份調解協議予以確認。
  2014年7月23日,清河區檢察院審查後,認為馬娟、陳洪與其親屬之間達成的調解協議所依據的事實證據均系偽造,當事人之間根本不存在借款事實,上述案件均為虛假訴訟。據此,該院向法院發出了再審檢察建議,在檢察機關的監督下,法院依法採納了上述檢察建議,並裁定對3份民事調解書予以再審,中止了對虛假調解書的執行。
  同時,當地公安機關迅速對馬娟、陳洪、李新等人以涉嫌詐騙、妨害作證、幫助偽造證據犯罪進行立案偵查。2014年7月18日,馬娟、陳洪、李新三人被檢察機關依法批准逮捕。不久後,涉及該案的馬紅、王虎、劉雲等人也來到公安機關投案自首,後被依法取保候審。2014年9月17日,公安機關將該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辦理當中。
  馬娟夫婦原以為這場自導自演的“千萬逃債計劃”天衣無縫,但在檢察官細緻入微的調查下,最終還是被揭開了謎團,他們也因此嘗到了觸犯法律的惡果。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原標題:向下崗工人“借”了830萬)
創作者介紹

mbdlsrqbgdsq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